原标题:【高考前报道·武汉】一场特殊的“成人礼”:接回抗疫“考场”归来的妈妈 该我上考场

央广网武汉7月5日消息(记者肖源 左艾甫 张明浩)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芝麻酱飘香在小街道,喧闹的广场重新充满欢笑,孩子们聚一块十分热闹,努力在新的一年长得更高”。6月30日,武汉达到了全市域无疫情标准,这首名叫《同舟》的歌词当中所期盼的景象成为现实。《同舟》的词曲作者,是武汉大学附属中学的高三年级学生——张成浩岳。

张成浩岳的妈妈是一名护士,1月20日被抽调到武汉肺科医院支援。2月初,在微信上看到妈妈的工作状态之后,他创作了自己人生当中的第一首歌《同舟》。现在,妈妈从抗疫的“考场”上凯旋归来;7日,张成浩岳也该迈进自己的高考考场。近日,在不影响备考的前提下,总台央广记者征得张成浩岳本人及父母的同意,记录了这名武汉高三考生考前的生活。

武汉大学附属中学校门口,临近下午放学时间,张迎九和妻子陈丽湘从一群戴着口罩的年轻人当中分辨着孩子张成浩岳。7日,是这些家庭的大日子,孩子们将背着十二年所学,走进考场。

“他里面穿个黑色的T恤,外面穿着校服,每天都是穿着长裤、长袖衣服。”张迎九说。

张迎九在武汉一所高校的后勤处工作,陈丽湘是一家医院的护士。爸爸对浩岳的穿着了如指掌,妈妈也不讳言,自己确实对孩子照顾得少一些。

陈丽湘:孩子基本上都是他管,我管的比较少,因为我早上很早就出门了。

张迎九:我的时间多一点。

一家人隔着老远就互相招手。一身长衣长袖的浩岳坐上车,对于父母同时来接他并不显得有多意外。

张迎九:你考试的那一套东西,笔等文具我给你买了。今天考试没有?

张成浩岳:没有。

张迎九:你们星期天还是要上课?

张成浩岳:上的。6号放假。

记者:相当于提前放了一天。

张迎九:提前放一天,让他们适应一下,然后去看考场。

临近高考,一家人就便在张迎九工作的高校食堂吃了晚饭。“多吃点儿”“吃慢点儿”,饭桌上的唠叨,被浩岳的“风卷残云”压缩在20分钟以内:

陈丽湘:慢一点吃,每次吃饭都不知道吃得有多快。我发现你脸上的包又长起来了。

张迎九:这次没喝绿豆汤,回家再给他做一点。我看到这段时间下雨挺多,天凉快,怕他喝不进去。现在基本上都是在复习?

张成浩岳:讲卷子,没有之前学习的感觉好。

浩岳说,高考推后一个月,复习时间拉长了,一直紧绷的神经还得多绷几天。他说:“感觉影响还是挺大的。高考推迟了一个月,更难熬一些。不知道今年是难还是简单,应该会简单一些吧。”

2003年,全国高考开考时间提前一个月,浩岳刚刚1岁。17年后,受疫情影响,全国高考的开考时候推后了一个月。

1月20日,陈丽湘被抽调到武汉肺科医院支援,一去86天。在疫情最吃劲的时候,陈丽湘抽空跟儿子视频聊天都会说,“妈妈这里挺好的,你安心在家复习。”“事实上不是那样的,比如第二天要上班,前一天我们就适当地少喝水,甚至少吃点饭,这样我们中途不用上厕所。因为刚开始的时候,防护物资很缺,我们要节约,上一趟厕所就要浪费一套防护服。”陈丽湘坦言。

一个月之后,浩岳在爸爸手机上看到了妈妈的工作照片。照片上,护目镜压出的印痕击中了浩岳。“我看得出来他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他心里还是有想法的。看了以后他说,‘我来写首歌。’我说,‘你写吧,抽空写,别影响学习就行。’”张迎九告诉记者。

喜欢弹吉他的浩岳,为妈妈写了一首名叫《同舟》的歌。这也是他的处女作。浩岳说:“看了之后挺心疼的,因为她(妈妈)在肺科医院重症区,挺危险的,我就想试着写一下,鼓励一下她,也鼓励一下武汉所有的人,同舟共济,武汉人一起挺过去。”

陈丽湘:他是都完成了发到网上之后才发给我的。当时很感动,我说,“儿子你真棒,妈妈为你而骄傲。”

那个时候,爸爸张迎九忙着接收各地校友捐赠的物资,很长一段时间不着家。家里就只有“一老一小”:86岁的奶奶和刚刚18岁、在备考中的浩岳。

“我问过他爸爸,‘你也去上班,家里的孩子和老人怎么办?’他说张成浩岳在家,怕什么?!我告诉张成浩岳,‘现在爸爸也在上班,妈妈在医院这边回不去,好多事情都要靠你自己,要自觉,考上自己理想的学校,后面路都是自己走。’这个孩子真的是不错的,把自己照顾好的同时还兼顾到了奶奶。”陈丽湘说。

疫情救治工作告一段落,陈丽湘回到家中。她明显感觉到,孩子“变了”。

陈丽湘:回来以后,我感觉孩子瞬间长大了。这段时间他也有自己的规划,比如要学习到几点、每天完成什么任务。

张迎九:以前可能处于青春期,说不到两句话他就有点不耐烦什么的;现在就很好,每天问问家人,每次出门的时候还会说,注意安全,开车小心一点。

张成浩岳觉得,经历这场疫情,身边的同学们好像都长大了不少。他告诉记者:“虽然疫情把我们隔开这么久,但感觉同学之间的友情反而变得更好了,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时间,更加珍惜学习的机会,做事情考虑得更周到,不会像之前那么幼稚了。”

今年,浩岳和同学们没有像往届的师兄师姐那样,在高考前,穿上西装,过一场集体的“成人礼”。但这并不妨碍他长大。

浩岳说,如果一切顺利,他想报考杭州的大学,之前去过那座城市,很喜欢那里的蓬勃朝气。妈妈的语气中,稍稍有点失落:

陈丽湘:长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可能对我们是不是有一点厌烦的那种感觉?!其实我还是希望他能轻松地上考场,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目标,我希望他能够实现他的目标。

张迎九:是的,放下包袱,让他轻轻松松地考,应该没什么问题。

屋里,浩岳帮奶奶找好iPad上的电视剧,转身进了自己屋子。阳台上,一只小鸟向屋里望了望,抖了抖翅膀,飞远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